请在Chrome、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。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,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。

我国披露国产空警-200预警机两起试飞特情细节

hg网 采集侠 评论

我国披露国产空警-200预警机两起试飞特情细节

空警-200预警机起飞

空警-200预警机起飞


空警200试飞机组(左一为孙孟库,左二为刘学岩,左三上为廉万年)。

空警200试飞机组(左一为孙孟库,左二为刘学岩,左三上为廉万年)。


加改装工作现场。

加改装工作现场。


空警200试飞总师朱增科(左四)荣获“试飞丰碑奖”。

空警200试飞总师朱增科(左四)荣获“试飞丰碑奖”。

  杜春江 文 刘其东 杜春江 摄影

  国庆60周年盛大阅兵式上,由空警200率领的空中梯队威武地通过了天空门广场,庄严地接受了党和国家的检阅,此举令国人沸腾,世界瞩目。中航工业试飞院的空警200试飞团队亲自放飞了民族之鹰,承担该机试飞任务的试飞员们深情地讲:我们将这架飞机视为自己的“孩子”,没有哪位父母会嫌弃自己的孩子,哪怕在他成长当中会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与不足。正是由于这样的耐心与呵护,正是这种对祖国航空事业的执着,才使得空警200终于走出阴霾,崛起于共和国的蓝天。

  试飞是一种责任和态度

  空警200在定型试飞中完成了国内运输类飞机至今为止最为复杂、风险性最大的一系列试飞任务,可以说,试飞当中的每一点进步都在刷新着纪录,创造着第一。试飞,将它百炼成钢,将它铸成长空利箭。

  试飞院从试飞整体发展角度提出,通过空警200的风险科目试飞,可以蹚一蹚大型飞机风险试飞路。同时,可以在实践中培养和锻炼队伍。试飞院以前曾进行过货500以及运7-200A、运7-200B的失速试飞,有一定的技术及经验储备,并不是无把握之战。试飞的决心一下,所有的争论就变成了如何高效地执行,大家开始为一场试飞大战进行精心准备。

  刘学岩是位刚直的山东汉子,健谈、爱笑,外表看起来什么事都不装。其实,和他一起工作过的人都知道,他可是个精细人。在试飞战线摸爬滚打了近20年,他试飞过三种机型,多次出色完成重点型号试飞任务,不但试飞技术精湛,而且对工作非常严谨。联合试飞机组的领航员廉万年、空中机械师孙孟库也都是经验非常丰富的“沙场老将”。后来的试飞证明,这样的配合是合理和优秀的,他们几次正确处置了重大空、地险情,避免了数起严重事故的发生。他们不仅挽救了飞机,也为飞机的不断完善、改进和最终成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

  在执行任务前的几个晚上,大家辗转反侧,难以入睡。他们又想起了在烈士墓前的誓言,“是啊,我们在从事着一个神圣的事业,我们在勇开中国航空的先河,我们在为国防强大而飞,为民族振兴而飞,还有什么比这更光荣和崇高呢!”

  整个风险科目试飞,就是一个不断发现问题,问题不断“归零”的过程。为使飞机具有完成风险科目试飞的状态,参试人员在第一阶段试飞时,并没有局限于风险科目试飞,而是对整个飞机平台进行了一遍“地毯”式的飞行检查,并对全部数据逐一进行了分析,工作量相当的巨大。

  根据试飞系统统计,空警200风险科目试飞一年以来,仅在试飞院开的分析讲评会就多达130多次,这些主要是为解决在试飞中出现的各种问题。前期,由于大家对问题认识上的不统一,经常争得“面红耳赤”,拿几个总师的玩笑话讲:我们是由对抗到合作的过程。随着问题的逐一暴露和解决,大家也逐渐凝聚到一起,集中精力去考虑如何高效地解决问题。在试飞过程中,虽然遇到了各种挫折和坎坷,但大家都有一种永不言败的劲头。因为大家的初衷是一样的,都是为了飞机的发展,为了任务的完成,为了部队早日拿到合格、管用的装备。

  生死之间的坦然

  空警200的风险科目试飞对试飞团队而言,前进的道路上有太多的未知因素,试飞机组感慨地说:“这次试飞,真是一步一步拼过来的。”

  2008年元旦前的最后一个飞行日,联合试飞机组在起飞线上完成起飞前的最后检查后,驾驶员加大油门,空警200飞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开始滑跑。地面最小操纵速度是一个风险性很大的科目,试飞中试飞员要关闭飞机关键的右边第4台发动机,在这种极端状态下对飞机性能进行检验。飞机在滑跑加速过程中突然产生了剧烈的偏转角,并向右侧跑道外的草地冲去。此时左座驾驶员正手把着驾驶盘,脚拼命地蹬着左舵,根本没有改变飞机状态的能力,以飞机当时的速度,冲出跑道、发生严重事故,也就是顷刻间的事情!

  在此千钧一发之际,右驾驶刘学岩以“子弹出膛”般的速度将舵控电门迅速扳到脚控位置,瞬间飞机得到了响应,说时迟那时快,机头“唰”地一下向左转去,在跑道上留下了一个半圆形的轮迹。随后,两名试飞员合作,将飞机控制住。

  试飞员将飞机缓缓驶向“出事”现场,他们看到,飞机离跑道边最近的地方还不到2米。如果刘学岩的反应晚上0.01秒,飞机肯定就会冲出跑道了。

  现场,能同时观察到飞机发生这次严重险情的还有试飞院的GDSA(地面时时监控系统),其他人由于时间太短,根本就不知道飞机险些就回不来了,机场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。然而,我们的试飞员刚刚已经和死神打过照面了。更多的人是后怕,他们为试飞员担心,也为飞机担心。试飞员们反倒是很坦然,回来后仍有说有笑。其实,大家心里都明白,他们是怕大伙儿担心,更怕家里人担心。

  问题发生后,试飞总师朱增科在问题分析会上激动地讲到:“现在必须中断风险试飞,立即着手清查问题。”为此,来自全国的专家云集古城西安,就这个问题进行了集中分析研究。随后,相关单位专家组成了攻关组,大家齐心协力,全力攻克这个“拦路虎”,通过攻关,最终找到了问题的所在,并有效解决了问题。

  和“死神”的再次拥抱

  2009年4月10日,是试飞院成立50周年院庆前的一个飞行日。当天的试飞,对于联合试飞机组所有成员来说,都将是终身难忘的。因为,今天的试飞,他们与死神“接吻”了!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